欢迎光临本站,今天是:
站群首页 道德风尚 创建活动 业务动态 机关文化 节俭之风 文明传播 文明相册 网络志愿者
关键词: 枞阳 一事 枞阳县 图说 幼儿园
您当前位置:枞阳文明网网站群 >> 总栏目表 >> 文明传播 >> 浏览文章

有一本教科书,让人读了三百多年

日期:2019/12/21 20:49:03 来源:本站原创 作者:佚名 浏览次  【字体:

 

1660年秋,杨臣诤先生编成的《龙文鞭影》,为我国清代至民国时期的蒙学课本。其特点是读来顺口,容易记忆,历史信息含量大,深受师生喜爱。曾风靡全国,影响深远。《龙文鞭影》在清朝使用过程中,版本很多,注释不一,有增有改。今天见到的《龙文鞭影》,为光绪乙酉年(1885年)修订本,是由李恩绶先生在肥西县紫蓬山房僭订的。

 

杨臣诤(1596-1674),字无诤,又字古度,为我国明末清初教育家。枞阳县石溪人,家住枞阳县项铺镇石溪杨古凹。为龙口杨氏,又称“龙眠古度”。为龙口杨氏,又称龙眠古度。古度,《安徽通志》记载为古渡,可能是认为他住在石溪古渡口。其实是误解。根据《龙眠风雅•卷三十五》中的杨臣诤《访林茂之先生却赠》诗注释,古度来源于林茂之,字古度。林茂之原名森阮,字坚之,他更名为古度后,夺得福州童子试第一,名噪天下。杨臣诤屡受童子试困扰,故改用同字,以期像林古度一样,取得好成绩。林古度在任都察院司理时,住在石溪。浮山留有“闽林古度”题《同钟伯敬烛壁》石刻。钟惺,字伯敬。《康熙安庆府志》有钟惺《宵步浮山石壁引烛题壁》诗,这都相互印证了,林古度、钟惺、雷半窗、程胤兆等曾经住在石溪、浮山。

 

 

杨臣诤兄弟六人,排行老二。哥哥被张献忠杀害,三弟杨臣讽,字石帆,以儒学知名。四弟杨臣邻,字钦四,康熙丁未进士,官光山知县。五弟杨臣武,字武奠,为处士。六弟因疫瘴而早夭。他们兄弟六人,自相师友。皆为儒,而不以儒终;皆能诗,而不以诗显。叔父杨骐,邑诸生。家世艺苑,抒词以别致为工,彬彬继武。

康熙《桐城县志》记载:杨臣诤,字古度,少食贫,汲古。屡试童子科不售,同里中丞方赤城、皖司李(作者注:古“李”与“理”通用,“司李”即“司理”也。)来元成两公甚器重之。甲申后,遂弃举子业,博闻强记,至老不倦。所著《禹贡笺》、《礼经》、《会元》、《龙文鞭影》行于世,卒年七十九。

潘蜀藻在《龙眠风雅•卷三十五》中作以传记:杨臣诤,字古度,又字无诤,生而方额,丰颐颀然,长德制行、端谨。好读书、汲古,屡困童子科。与同里方中丞大任、萧山来司理集之,投分最深。司理官皖日,羽书旁午,暇时辄延之入暑论文。然安贫乐贱,绝不以笔牍溷,以是益敬重之。甲申后,弃去制举业,甑然欲为承学南车,掩扉教授,精研调故,考证字学,所刊行《禹贡笺》、《礼经》、《会元》、《龙文鞭影》,其一斑也。昆山徐太史与乔雅相推许。晚岁侨寓青溪馆,同里吴易久可,所欲流布其书,刊未刻,诸著栈而不果。归里,授经一载而卒,年七十有九。所著《紫树轩诗》,清疏婉约,有衡门风人之遗,其友李雅、陈光、许来惠辈私谥为“述古先生”,而予为诔词以哀之。《龙眠风雅》存杨臣诤诗48首。

 

 

徐璈《桐旧集》:杨臣诤,字古度,崇祯末处士,有《掌树轩诗稿》。潘木崖曰:古度值时变,杜门著述,与萧山来集之投分最深,所刊行《礼经》、《会元》、《禹贡笺》。徐扬贡与乔盛推许之。又撰有《龙文鞭影》,至今塾讽诵,比于蒙求。其为诗清疏婉约,有衡门乐饥之意,及卒,乡里私谥为“述古先生”。

根据《龙文鞭影原叙》、《桐城县志》及其它资料记载,1656年,杨臣诤在庐江县沙溪授馆,感觉没有一本好的教材用于蒙学教学。业余时间,他就收集资料。在唐代李瀚《蒙求对偶》及宋代江右俞文彬的《续集》启发下,于1660年春着手编写蒙学教材,当年秋完成,同里吴久可捐资刻版,付于印刷。笔者比对了《蒙求对偶》,未发现有雷同之处。《龙文鞭影》一书系统性强,它是以平水韵三十韵为纲目,引用我国历史上发生的重大事件,结合本地发生历史典故为内容,每二句一对仗,朗朗上口,便于记忆。同时,能让初学者迅速掌握平水韵和多个历史知识点。每个历史知识点都有注释,方便老师教学,因而受到了师生衷爱。

 

 

笔者所查资料《龙文鞭影》为杨臣诤原创,而唯独在《龙文鞭影原叙》一段记载有,明中楚萧汉冲先生编过《蒙养故事》。既然是教材,总会留印迹,到目前未发现萧汉冲《蒙养故事》原著。《安徽通志》、《桐城县志》、《龙眠风雅》等文献均未提到《龙文鞭影》来源于《蒙养故事》。潘蜀藻与杨臣诤是同一时期人,并且关系很好,他在《杨臣诤传记》中也未提及到《蒙养故事》。姚鼐先生文集曾被总篡官“润色”过,清朝人喜欢“润色”别人文章的习惯是天下皆知的。到了当代直接改成了由萧良有编辑,真是咤咤怪事?!

不过,志书和传记中均提及一个人,“萧山来司理集之”,浙江萧山来元成,字集之,他当都察院司理时,在石溪与杨臣诤投分最深,《龙文鞭影》是否受来先生启发,目前无法确证。但在1663年仲夏,来元成先生南行,杨臣诤在《癸卯夏仲寄怀来元成老师二首》:终当强仕即悬车,二十年间掩旧庐。出简知防人面冷,居安能纵已情疏。倘湖非赐堪移棹,偶笔多函附遗鱼。上下昔贤何所似,香山社里白尚书。(自注:南行偶笔,先生诗刻也),香山过去人们对浮山的爱称。这二首诗也见证了他们关系非同一般。

 

今天,看到杨臣诤先生编写的《龙文鞭影》,感受到他在教学上的那种精益求精,勇于创新精神和教育大家的风范,以及对后生期许的拳拳之情,而由衷敬仰!

 

上一篇:枞阳考古发现 | 枞阳出土的“龙彝” 青铜器是否是西周的? 下一篇:石溪古代衙门考
0% (0)
0% (10)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
阅读排行
推荐文章
图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