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本站,今天是:
站群首页 道德风尚 创建活动 业务动态 机关文化 节俭之风 文明传播 文明相册 网络志愿者
关键词: 枞阳 一事 枞阳县 图说 幼儿园
您当前位置:枞阳文明网网站群 >> 总栏目表 >> 文明传播 >> 浏览文章

石溪古代衙门考

日期:2019/12/21 20:49:43 来源:本站原创 作者:佚名 浏览次  【字体:

枞阳县项铺镇石溪街的地形为灵龟顾海,有浮丘钓台,当地人称乌龟头,石溪街为乌龟地。据资料记载:“郡城为灵龟顾海。形龟必有蛇,城东蛟龙冈,迤逦蜿蜒,首起东南,尾缠东北,成北方元武之象”。当年建殿时,相形家说:“以形势为龟蛇相恋,乃于城东南审察,龙脉相应之处,建立振武殿,为全城主宰”。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 

十几年前,枞阳县项铺镇石溪街村民吴福全建房子时,在谯楼遗址附近挖出一对石狮及一些柱礅。这对石狮,高度1.24米,面宽0.34米,长0.60米。还有散落柱礅,最大柱礅,直径0.53米,高度0.43米。门礅,长1.16米,高0.48米,宽0.32米。

我咨询了文物部门的专业人士,他们都认为:从石狮、柱礅造型和规格,级别相当高,只有衙门才有资格使用,朝代属明朝。我说是在一个衙门旧址上发现的,他们表示认同。

 

 点击浏览下一页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 

一、1969年前石溪街遗址

谯楼,石溪人习惯把谯楼称为更楼。楼后有一堵墙,叫城。建于洪武丁未年(1367年)三月,此楼毁于1969年5月。我的记忆是:正四边形,八柱,为白石砌成。檐高应在3.2米左右,边长度约1.6米,每边栏石高度约0.6米,上面为白石板砌顶,呈底边六边形,顶为锥体。

《桐城县志》中对谯楼有这样记载:“一邑之表,即县治门前有绥仁抚德坊,楼上左钟右鼓,高二丈余,周围有堞若城。康熙二年,知县邹汝楫重建”。桐城建砖城始于万历年间,桐城县城谯楼建于康熙二年,而谯楼为衙门的标志性建筑物。

明正德《安庆志•艺文》洪武二年三月,太子宾客王宗克为原同安府治之前作《谯楼记》:“同安府治之前,观台数级,闢门圭首,门上重屋,经兵革而灰烬。丁未春三月,上蔡赵侯好德来守是郡,剪荆棘以葺台基,奂蒿莱而通衙路”。

东岳庙,又称为南城隍,庙址尚存。《清实录•光绪朝实录•卷之二百五十七》:(光绪十四年)1888甲寅。以神灵显应。颁曰:“泽溥阴安”城隍庙匾额。此匾挂在东岳庙,据许是凡先生回忆,此匾由革命党人毁于民国初。1949年曾设为桐庐县水上派出所,毁于1954年大水。砖被运到边山村许贾庄建石溪乡政府。

刑场。石溪人把刑场称为杀人场,是我国古代的对死刑犯人执行场所。刑场有断头台二个,石柱一根,为红麻石,石柱边有站石一块,站石料质是青石,为绑犯人的踮脚石,旁边有雕楼一座。现存断头台一块,年代久远,料质为红麻石,底座为正方形,上方为正方形,底座边长0.95米,高度0.55米。另一块底座为正方形,上方为圆形,形式与前面相当,已被村民做房子用了。

监狱。古代监狱设在北城东门小街,叫黑屋里。位于枞阳县白柳镇山河村。

建国后,还可以看到孝子牌坊、贞洁牌坊群、字纸楼、碉楼二座、东岳庙(城隍庙)、理学祠(积善堂)、平山堂(学堂)、古梅庵、放生庵、亚父井等一批古代建筑物。

二、州、郡、府设治

明初石溪设府治时间有121年。《续桐城县志•沿革表》:“《明史地理志》安庆府。太祖辛丑(1361年)八月曰:宁江府。壬寅(1482年)四月,改名安庆府,领县六”。《康熙桐城县志•兵事》:“至正十九年(1359)九月,明奉国将军徐达,击赵普胜于浮山”。(达及张德胜等,帅兵自无为登陆,至浮山寨,击之。普胜部将胡总管败于青山,遂奔潜山。) 《张德胜传》:“引兵自无为趋浮山,走普胜,将胡总管于浮山。追,败之”。浮山之战胜利后,朱洪武感其功,在未称帝之前,于1361年在石溪设立了宁江府。后改迁到安庆。第一任知府赵好德。

《光绪桐城县志•沿革表》“宋属南豫州庐江、晋熙二郡。《宋书•州郡志》:庐江太守舒令,汉旧地。晋熙太守阴安令,汉旧名”。说明晋熙郡设在阴安县。《宋书》记载:晋熙太守,晋安帝(隆安元年,397年)分庐江立。《南齐书•州郡志》记载:“建元二年(344年),晋熙郡:新冶、阴安、怀宁、南楼烦、齐兴、太湖左县”。《晋书•卷四十三•列传十三》记载:“任忠,字奉诚,549年,侯景之乱,忠率乡党数百人,随晋熙太守梅伯龙讨景,将王贵显于寿春,每战却敌……会京城陷,旋戍晋熙”。《晋书•卷三十一•列传第二十五》:侯景派侄子侯思穆据守齐安。阴安改成齐安。

明正德《南畿志•古迹•桐城》:同安城在县东,隋大业置郡。明正德《安庆志•地理志•五七》:“同安城在桐城东,隋大业间置郡于此”。明正德《南畿志•沿革表》记载:“大业三年(607)改同安郡,唐初为东安州,寻改舒州。至德二载(757年),更为盛唐郡,天宝初(742年)复为同安郡。……皇明初改为宁江府,后复曰安庆,为直康府,领县六”。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 
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 

 

《安庆府桐城县志•卷之一•山川》“盛唐山,县东南百五里,汉武帝元封五年,巡狩枞阳,浮江射蛟江中,舳舻千里,薄枞阳而出,作《枞阳盛唐之歌》,唐治盛唐郡。宋选郡治于盛唐湾,或曰即大小龙山名。《名胜志》云:在县南五里,又谓之益唐山。郦道元《水经注》云:此水源经盛唐,俗讹为益唐山也。今盛唐山载入郡志,不隶桐矣”。唐山地名在今枞阳项铺镇白石村境内,在县南五里指的旧郡石溪的南五里。因为不同时期记法不一致造成的。

赐进士出身候补兵部清吏司主事,前内秘院中书舍人陈焯,在康熙十二年《安庆府桐城县志序》写道:“国朝之初年间,披卷循览,则古之所称鹊岸冺灭无闻,其盛唐已误入邻邑”。从另一个角度分析,当时人们都在抢历史。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 

 

 

康熙《桐城县志•公署》记载:“府署。在县治南城隍庙东,明洪武初建,中为大堂,堂北为川堂,为后堂,其南有班房,有大门。崇祯末,知县张利民以积甚许奉东岳神,后移东岳于高庙,此地废为丘墟,民多隐占以为畦园。国朝康熙九年,知县胡必选悉清理之。羔华馆,旧呼东察院”。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 

 

由上可知,现枞阳县项铺镇的石溪村境内,曾为舒、会稽、浔阳、建安、阴安、晋熙郡、齐安郡、东安州、盛唐郡、同安郡、舒州、宋朝王府、宁江府等治所。以苍岘山为中心,分为南城和北城。北城为山阴,称为金城,南城为山阳,称为湓城,又有武城之称,二城相距约二公里。

三、都察院设置

康熙《桐城县志•公署》记载:“察院。旧为抚案行台,明洪武初建其制,有大堂、堂后有九思轩,有嘉乐堂,堂之西有书舍,其厢为庖厨大堂,东西有班房,前有仪门,又前有大门,有宪台坊,东西有官房。成化二十一年知县陈勉重修,仍备床帐、桌椅、袍服所需什物,令门夫看守以备应用,不烦假借。明末俱废”。

石溪有东岳庙(南城隍庙)、衙门旧址、谯楼、刑场、监狱等,具有古代州府设置。尤其是刑场和监狱设置,级别应为道台、察院机构。唐时设过淮南南道,宋时设淮西道和王府,明初设九江卫,正德六年(1511)移江南,后改为建阳卫,督安庐道诸军事。宋时的镇与今天的镇不一样,为监镇,其功能是对州有监督和军事守备。

我国唐代实行死刑复奏制度,由三复奏改为五复奏。由县奏报至州、再报道,最后奏刑部复核。唐代每道设提刑官,核准死刑。宋代以后基本延袭这一制度,设立了专门用于断案的提刑司衙门,提刑司衙门的长官就叫提刑官。通常在一些交通方便、地理位置重要的州府,设立提刑司,提刑官主要管理辖区的刑事案件。同时,还可以监管辖区的下属官员。宋朝提刑官直接由朝廷任命,每三年会进行一次人事任免。

明洪武十五年(1382年)改前代所设御史台为都察院,长官为左、右都御史,下设副都御史、佥都御史。又依十三道,分设监察御史,巡按州县,专事官吏的考察、举劾。还具有刑事复核权。经都御史复核,基本上是在春、秋二季进行决狱。

明正德《安庆志•十八•刑法志三》:凡民之讼而罪重者系于狱,至死者谳于巡抚。都察院巡按察院。(发自府者,转详于刑部,发自巡抚按察院者,转详于都察院。)岁时,天子遣刑部郎中一人,会巡按御史审录如制。(与江北诸府同而听法于江南察院。)凡囚罪至死转详于朝报允者,监察院御史刑部主事,每岁冬审决于府之东市。

明正德《安庆志•十八•刑法志三》:舒亦健讼之地,故曰:荆舒是惩,尝观讼者,桐城侒(乡人善为人作状)、怀宁讦(亦多作状者)、潜山梗、宿松松戆、望江怀宁无断。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 

 

四、兵卫守备设置

《南畿志》记载:“巡上江御史所辖,守备都指挥军于安庆:安庆卫、九江卫、新安卫、建阳卫、军诸仓(四处)”。南畿区域基本是现在安徽、江苏大部分区域,石溪设过建阳卫。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 

 

明正德《安庆志•十•兵卫志》:国设铁骑以卫边,岂得已邪。江淮之卫东可以卫淮南,可以卫江淮,非舒无以守江,非舒无以防兵卫之务,尤切于他郡。故指挥之建守备之增,司马氏恒惓惓,马然尚其世,倘取则于舞干,因垒未必非尚父法也。

明正德《安庆志•十•兵卫志》:“守备公署旧在九江【按】九江旧在江北。正德六年(1511年)改置于九江。守备都指挥佥事一人,守备九江、安庆诸卫。今分为守参将,分守九江、安庆、新安、宣州、建阳、[江西]饶州、[湖广]黄州、蕲州诸卫”。就是说九江守备是明朝正德六年(1511年),由江北移到今天的九江市。

《康熙桐城县志》记载,大有乡,设有储备仓二处,一处在碳埠(原阴安旧城南门口,今石溪村王祖)。

明正德《安庆志•十•兵卫志》:安庆卫指挥使司在府东北润泽坊,中为振武堂,东为经历司、西为镇抚司两序,东为承发司,吏户礼房,西为兵刑工房,后为后堂(即观书楼),前为仪门,仪门之西为镇抚司狱,又其中前为门。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 

 

查康熙《安庆府志•城池》有一段记载:“兵卫。明守备署在府东北。复改察院行台为臬司公署”。 由于守备署设在石溪,这也可能是石溪被称之为“武城”的原因之一。古桐城有“西文东武”之称,应该是有来历的。石溪人有句口头禅:“武城庙里菩萨,东倒西歪”。武城庙遗址在旧城对面。

五、曾来过本地官员

有哪些守备、提刑官、都御史、道台等官员来到石溪办公过,他们在浮山留有石刻,现从大量石刻中选择几个代表作以举证:

嘉佑六年(1061年)十二月十八日,提点淮南刑狱祠部郎中田棐,舒州五县巡检殿直盖利用、太湖主簿许仲蔚从行,并游浮山。浮山有石刻。

嘉熙元年(公元1237年)秋八月十五日。宋代判府御带马帅安抚节使太尉孟侯珍翰,题书于浮山隐贤岩石壁上:“昔年道友到齐安,今日重来只一般。讯(手)乘时推出世,淮山深处是浮山。”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 

 

隆庆六年,钦差巡抚应天右佥都御史张佳胤到过石溪。并送了一块石匾,残片上字迹可见。

朱吾弼,古筠州人。万历十七年进士。授宁国推官,征授南京御史、大理寺右丞,太仆寺卿等。浮山有石刻。

刘东星,字子明,号晋川,谥庄靖,沁水人。隆庆二年登进士,初授翰林院庶吉士,万历年后,历任刑部主事员外郎、浙江提学副使、湖广右布政史、右佥都御史、左副都御史等职。万历二十六年在浮山留有石刻。后来隐居浮山。

任天成,字玉钟,明御史。浮山有石刻。

浮山的每块石刻不是一会儿就刻成,都是手工打磨,在悬崖上或石穴里,也得需要一段时间,这些官员应该不是一般普通游客。

石溪曾设兵备署,还有资料可以佐证:

张亮,四川人,举于乡。崇祯时,安庐兵备监禁军,讨贼频有功,左梦庚陷安庆,亮被执,乘间赴水死。《明史列传》、《嘉庆庐州府志•名宦中》。

蔡如蘅,贵州举人,安庐道参议,宽和恬雅,素有惠声。壬午五月,督将士分门御贼。七日,贼夜半袭城,城陷。被执其帅欲降之,不屈。强令拜跪,亦不从,大骂死之。《康熙庐州府志》、《嘉庆庐州府志•名宦中》。

汤开远,字伯开,江西人。崇祯五举人,按察佥事监安庐二郡军。是时,贼大扰江北,开远数有功,巡抚史可法荐其治行卓异,进秩副使监军,如故。竟以劳瘁于官,军民咸为泣下,赠太仆少卿。《明史列传》、《嘉庆庐州府志•名宦中》。

《浮山志》记载,张献忠破桐后,筑浮山寨。

以上资料显示,石溪设兵卫署,是分管安庐道的守卫。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 

 

《四库禁毁书丛刊》记载:明代崇祯年间诸生何永喆,枞阳青山人。他来到石溪,写有咏《齐安署中》诗一首:矻矻穷年貌欲癯,扶风烟火墨如乌。争人是处翻成拙,忍世真时却太愚。客愿只宜春去早,旅愁偏对月明孤。桃花雨后开初遍,好向深山听鹧鸪。姚鼐先生在《怀叶书山先生庶予》诗中写道:故乡东里隔齐安。

民国十六年(1927年),由陈澹然、房秩五、史恕卿等四十四名乡绅联名《桐城东南乡另设县治呈启》,将县名定为“新桐县”,县治设在石溪。1949年春,中共桐庐县委,准备在石溪设县政府,建筑的木材都运来了,后因各种原因,县政府移至汤沟镇,改名为湖东县。

六、清朝为何要删去石溪历史

清朝《安庆府志》、《桐城县志》对晋熙、齐安、阴安记录不是很详细,且内容不多,尤其是齐安的历史,只能从其它资料上找到。为什么清朝对一个府城、县城如此讳莫如深呢?笔者认为与清朝政治有关。

其一,与吴三桂有关。康熙《安庆府志•卷之六》:“康熙十三年(1674年)甲寅,吴三桂反巡抚靳辅,以安庆当水陆要卫,请兵镇守,大兵往来络绎不绝。割东鄙一半驻防,满兵迤北,添设营房为长江保障”。鄙为都鄙,在周代为地方组织单位之一,五百家为一鄙。东鄙是指安庆府东边的行政区域,应为现今枞阳县境内。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 

 

其二,浮山、石溪这一带方以智为代表的反清复明人士比较,且有许多是明朝官吏或后人。如:瞿式耜、钱澄之、吴德操、吴国珙、方孝标、吴日暠等都南明旧臣。其中方孝标是吴三桂的翰林承旨。后来康熙派人挖了方孝标的坟,挫骨扬灰。

其三,是白莲社的发源地,虽然与白莲教无关,但对于清廷来说影响极其深刻的。

其四,戴名世的《南山集》案是清朝打压的标志。由于清廷在编篡《四库全书》时,发生了宋儒学之争,姚鼐以病为由被迫辞官。清朝对桐城派打压,是世人共知的。

笔者在石溪发现几块散落古建筑物构件,需要八个劳动力才能抬动,且雕刻精美,令人惊叹,不知当今世上还存有几块像这雕刻,也证明古代石溪的威荣。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 

 

综上所述,石溪衙门曾为府衙、守备、抚台、都御史等官员使用过。石溪的衰落应从吴三桂反清开始。至于石溪在宋、明期间是否还有县衙的设置,以后再作探讨。一家之言,欢迎批评。

 

附:

 

古金城谣一首(为余廷心作)周霆震,安城人。

公西夏世家,字廷心,貌不逾中人,当纪纲废弛之馀,治郡立朝,每与众异,故其树立如此。

昆崙烈风撼坤轴,日车敛辔咸池浴。六龙饮渴呼不闻,赤蚁玄蜂厌人肉。

荆襄弗支庐寿孤,江东扫地如摧枯。忠臣当代谁第一,七载舒州天下无。

东南此地关形胜,天柱之峰屹千仞。当年赤壁走曹瞒,天为孙吴产公瑾。

我公千载遥相望,崎岖恒以弱击强。孤城大小二百战,食尽北拜天无光。

当关援剑苍龙吼,尽室肯污奸党手。摧锋阖郡无生降,群盗言之皆稽首。

堂堂省宪罗公卿,建官分阃日募兵。哀哉坐视无寸策,遂使流血西江平。

向来不晓皇穹意,名将南征死相继。一时贪暴聚庸才,玩寇偷安饕富贵。

河流浩浩龙门西,燕山万骑攒霜蹄。英雄暴骨心未死,去作海色催朝鸡。

玉衣飞舞空中见,太息孤忠鏖百战。五陵元气待天还,睢阳谁续中丞传。

藏舟浦(宋•郭祥正)  

金城北,荒荒野水连云白。岛屿相望一径通,绕堤杨柳迷春色。

天下三分血战秋,张辽凿浦暗藏舟。吴蜀虽亡晋已起,山川自结寒烟愁。

永平只作寻春处,关门锁断春归路。画船载酒歌白纻,不忍醒时送春去。

【注】藏舟浦,在石溪齐安城北三里。张辽拔阴安。见《三国志•张辽传》

 

王宗克(太子宾客)《谯楼记》

史记门上见谯楼,曰:丽谯,谓华嶕。峣为一城之壮观,后代因之。制壶漏更鼓于中,昼则悬木牌于阑,书时刻数以视之。夜则击坚鼓于中,槛持严更,明点以警之。所以,测日咎,定晨昏,纵观听也。

同安府治之前,观台数级,闢门圭首,门上重屋,经兵革而灰烬。丁未春三月,上蔡赵侯好德来守是郡,剪荆棘以葺台基,奂蒿莱而通衙路。时因卒之黎庶,仅数十余家。俟乃嘘枯闰朽,招流移来,负戴结茅而蔽风雨者,岁增多矣。越明年冬,信孚人和,百废具举,仍议于通判哈散经历王,隆祖鼎新。斯府西百里有山叠翠,秀木奇材,中梁栋之选。民悦供后,若子趋父事。

台之上面阳,建六楹,深四丈,广一十二步,崇十有四版余,颂篪之半减崇五成,榱题突起,单题七尺,重檐高卓,不两月而告成,弗炫彩色敦尚朴素,既无侈于前人,亦无废于后观,邦之耆老来征予文。

夫更鼓所以警众也。置平地矮屋之下,低拥四壁,虽获萌石,以桐材鱼形和之其韵,亦不宏矣。当半空楼阁之中,高虚豁敞。虽无白鹤之来,似越之雷门其响,亦镗若矣。况台漏乃所以准更鼓也。先注水于夜,天池饮渴乌于中,钓曲倚于池垠,引水而出,细若一线,非注于日天池之银河,不滑不溢,下注于平台,又其下入水海焉。海水渐添,金乌激升,擎宁而出斯时也。清露初零,严霜欲结。天鸡首唱,启明已升。操糙者始迟而终,战迟若春雷隐隐,骤如银潢倾泻,此昧矣之声。随气而转,阳而清,阴而开。于以警闾阎之晨,与也及羲鞭,驰驭骤入昧谷,长庚出见,列宿星辉。司祭者亦初缓而渐急,发若龟音逢逢,急如海门潮涌,此昏暮之音。随气而发,阴而浊翕,而收于以示群生之夜息也,且晨聘夜息人事之常。□漏更鼓,天时之验,自辛卯(1351年)兵起,海内骚动,逃难奔走,依山倚险绍焉。若棚(湓)城邑,丘墟谯楼尽废,此天时人事之一变也。

今泰运开,而四海一。天下之贤而多才者,应聘而出;山寨之骁勇遇人者,莫不臣服;其逃难所聚之众散归田里,咸以耕获为生,城邑完实,谯楼重建,此天时人事之一复也。噫!一楼之微,关乎气运者,如此,故述其更鼓之次第,书以为记云。

洪武二年三月吉日

上一篇:有一本教科书,让人读了三百多年 下一篇:收复流求之猛将,公私分明之好官
0% (0)
0% (10)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
阅读排行
推荐文章
图片文章